a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cing elit ut ullamcorper. leo, eget euismod orci. Cum sociis natoque penati bus et magnis dis.Proin gravida nibh vel velit auctor aliquet. Leo, eget euismod orci. Cum sociis natoque penati bus et magnis dis.Proin gravida nibh vel velit auctor aliquet.

吴晓波:互联网+太LOW了,中国有四大红利,你抓到了吗?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明州智见汇”(微信号:ningbo-think-tank),已获得作者授权,略有删改。

智者的思维,具有深邃的洞察力,闪发着人类理性的光芒,让人敬佩而又感叹。

近日,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应邀来到宁波作主题演讲。给大家带来了很多新鲜的思路和观点,非常值得大家去进一步思考。当然,谁也不是上帝,他也是一家之言,不一定完全准确。但他确实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启迪者。

吴晓波主要分享了三大部分内容:

一是他在宁波的经历,讲了他小时候成长的地方—庆安会馆和大河路。

二是他说中国经济的四大红利正在消失。

三是他说中国经济和社会正迎来新的四大红利。

也就是说,中国经济正在经历巨变。

下面来一起看一下是什么红利消失,什么红利来临。

 

先来个提纲版

中国正在失去四大红利,这四大红利分别是

①全球化红利

②成本优势+规模优势的中国制造红利;

③互联网红利;

④非均衡发展红利。

那么中国这些发展红利都丧失了,难道就没有未来了吗?吴晓波的回答是:非也非也!!

他认为,中国正迎来四大红利。

①新中产——供需错配,消费升级(这就是供给侧改革的另一个说法吧)。

②新工匠——从模式驱动到产品驱动积模式创新(理解实际上就是创业创新)。

③新技术——第四次浪潮(理解实质是第四次工业革命)。

④新居住——超大城市-特色小镇-候鸟式居住,养老产业。(这相当于新型城镇化)。

那么,你抓住了这些正在兴起的红利,赢得财富商机了吗?

如果你还没抓住,那么请看接下来的详细版,让吴晓波仔细跟你说说——

当今中国正在丧失四大红利

 

①丧失的红利一:全球化
二战后,世界成立了IMF和WTO,建立IMF、WTO是希望在经济层面上让世界的商品交易变得更公平。从这以后才有了全球化。到1964年的时候美国一个战略学家写了一本书,他说当今的地球像一个地球村,像一个村一样,商品流通、人才流通大规模加速。
 
●全球化背景下的产业转移
1986年的时候又一个美国人托夫勒写了一本书,叫第三次浪潮。西方国家出现了很多中产阶级,出现了消费升级。今天的中国很像80年代的西方国家。随着中产阶级大量出现,人力价格上涨,能源价格上涨了,托夫勒根据这些情况告诉我们很可能工业革命结束,人类的第一次浪潮是农耕革命,第二次革命是工业革命,第三次浪潮,托夫勒说叫信息化革命。这句话讲完后,全球进入互联网革命。●承接产业转移,中国获全球化红利工业革命结束的时候,中国刚开始搞改革开放,当西方国家的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原材料成本、能源价格上涨的时候,所有国家的生产线全部需要找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劳动力便宜、土地便宜、资源很多,可以任意破坏环境,这个国家是哪里?就是中国。所以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一个在西方互联网工业革命全部停止以后,大量的生产线跑到中国来的过程。广东省当年的飞速发展就是承接大量的西方生产线到中国的过程。我写激荡30年的时候,东莞有一家做耐克鞋子的,我到他们工厂去,问他们1980年进的第一家生产线,从哪来的?日本来。耐克刚开始叫乃基,听起来像是一款奶罩的名字。这说明耐克工厂根本没想在中国卖鞋,为什么?因为300块钱一双的鞋,那时的中国人一个月工资才几十块,根本买不起。

●反全球化兴起但如今全球化已结束。中国的出口2008年跌了27%。而从2008年到2016年的这九年时间里,全球贸易的增长量是0。去年韩国倒了一家最大的远洋运输公司,中国倒了第三大的运输公司。

各个国家的民主主义情绪、贸易保护主义持续高涨。去年在全球政治中最重要的两件事,一个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二是英国脱欧。而今年荷兰、法国、德国、日本都要进行总统改选,很有可能会由反全球化的右翼势力当选。为什么全球化红利结束了?因为第三次浪潮结束,信息化革命所能带来的资本贸易结束,人类将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

② 丧失的红利二:低成本优势+规模优势的中国制造
1978年到今天做制造的人赚到钱靠两个东西,第一、成本优势;第二、规模优势,动不动就成全球最大的牛仔裤工厂。但是现在,在中国你东西做的越多压力越大。中国陷入重大危机的,便是在中国雇工超过一万以上的大规模企业,因为全部产品产能过剩。
③ 丧失的红利三:互联网
这个红利吃完了你们可能不相信,很多朋友讲了在互联网上卖东西,但是我告诉大家,互联网的红利也吃完了。为什么?因为互联网在今天叫基础设施,你们想基础设施有什么特点?两个特点:第一、无处不在;第二,非常便宜。一个行业无所不在,几乎免费的时候能赚钱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去年中国做风险投资公司的1.2万家企业,10万以上的基金风险投资人,只要这些人2016年投互联网产品,一万多个人上千亿资金,没有投出过一个好产品。而我认为2016年最大的一个互联网泡沫就是共享单车,未来共享单车很可能就是一个冷笑话。
④丧失的红利四:非均衡红利
1978年的改革开放就是要打破大锅饭,要非均衡。1978年以后中国的很多理念,比如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引进外资,给外资超国民待遇,在深圳、厦门、汕头搞特区,全国搞开发区,这都是在搞非均衡战略。而这也是广东崛起、东南沿海地区有限发展的战略。但是现在还有人讲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吗?很难,现在是和谐社会。外资在中国的超国民待遇还有吗?没有了。我记得2008年8月1号的时候北京市公安局出了一条东西,就是说从今天开始,所有到北京来申请汽车牌照的人,都不允许申请黑牌照。而以前是只要引用外资的企业都可以申请,而且拥有很多特权。特区的优势还有吗?也没有了。2016年全中国涨价最高,达48%的,是哪个城市?合肥,第二名是郑州,第三名是武汉,都是中国的中部城市。所以非均衡红利也已经吃完了。

过去支撑到今天的全球化、中国制造、互联网、非均衡,这四大红利都吃完了。那中国经济是不是要完了?

这是全世界经济学家都在关注,研究的问题。尤其是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和保罗·克鲁格曼拥有完全不同的结论。

科斯坚定的看好中国发展,而保罗·克鲁格曼则称未来几年内,中国有发生系统性崩溃的危险。

而吴晓波则认为,中国经济不会崩溃,因为他观察到当前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迎来了四个新的红利。

 

①红利一:消费升级,新中产崛起

●新中产阶级崛起两年前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去日本买马桶盖》,写完以后在中国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在去年全国两会上总理三次问起为什么中国消费者去日本买马桶盖。其实很多人去日本买的商品在中国都有,马桶盖最大的基地在浙江泰州,电饭煲在广州,菜刀在浙江永康,保温杯在江苏永州。这么大的制造国的人民为什么还要跋山涉水去外国买?所有这些问题告诉我们,很可能在中国地区出现一批新的人,这些人不再相信价廉物美。他们跑到那么远把商品搬回来,为的是能使用更高品质的产品。而这批新出现的人正是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消费者。有人说中国的中产阶级消费者有1.3亿。而前两天马云跑到美国,跟特朗普说中国有3亿中产阶级。我看完以后笑了,中国现在不可能有3亿中产阶级。那他这个数据是从哪里来的?

那是要到2030年才有可能发生的事。

在2030年,中国会发生几件事,大概率看中国的经济总量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今天中国的GDP增长速度在6.5%-6.7%,美国2016年1.6%,今年大概1.3%,大概13年以内,中国的经济总量超过美国。

另外就是中国将有9.4亿人口住在城市里面,9.4亿中有3.5亿是中产阶级,3.5亿是什么概念?相当于美国的人口总量。

中国经济跟别的国家经济相比,有一件事情一样,未来五年内,满街都是货。2016年中国GDP增长是6.5%,M2 是12%,这意味着货币增长量是GDP增长量的两倍。那么在中国为什么还有人会赚到钱?

因为中国出现了一批新型的消费者,导致出现供需错配的现象。具体来说就是中国出现了数以亿计的中产阶级,但是庞大的制造能力不足以满足他们的需求。而那些能为新中产阶级提供服务的企业就能赚到钱。

●那么什么是新企业?

我长期做产业研究,新企业和旧企业的区别,跟你在网上有没有看淘宝店,跟你有没有做微商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新旧企业最大的区别,就是你的产品定价有没有摆脱成本的依赖。

过去几年所有的成本都在上升。在中国前30大城市中,一线零售人员,他们在过去五年内,年均工资增长了12%,但你的商品货价能涨12%吗?从店员的工资到店铺到原材料到M2,全部都在泡沫化。一家不能挣钱的企业还能算新企业吗?

那么怎么让产品和销售定价脱节?就是要那些愿意为脱离成本的产品的人买单。所以说新中产是未来中国几乎所有产品转型升级的主力

② 红利二:新工匠
所有的品牌传播都会回到产品本身,为什么会到产品本身?很简单,今天的世界,由一个大众传播时代,回到了口碑传播的时代。
原来做品牌就是投广告,而现在在广州,今天晚上我要吃饭,如果你跟我说吴老师广州有一个酒家,他们的食物非常好吃,我会去吃吗?我听到这句话后,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打开大众点评看一下同志们怎么说。这就是口碑传播,也称为传播返祖现象。你每次的传播都是你个人消费者人格的一次背书。随着渠道的返祖,传播的返祖,这个世界又重新回到产品的手上。上一次我问雷军2017年有什么打算?如果是2013年,雷军肯定会讲什么是粉丝运营,怎么不投一分钱广告把你干掉了。但那次他讲的是过两天我们要开一个发布会,让我参加。在那个发布会上小米推出了一个芯片。2011年开始做的小米手机,用的所有的互联网工具,全中国所有的手机公司都学会了。因此现在又重新回到了产品竞争力的时代。拼的是你有没有芯片,你的摄像镜头好不好,你桌面的人机交互界面怎么样。这就是今天中国出现的第二个红利,互联网给各位造成的所有恐惧都已经消失了。

这是我今天的判断,未来在中国地区,能把货卖好的人,不再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因为说到底商业模式只是基础与工具。商业模式创新的红利期已经结束,特别是基础与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创新模式。因为如今经典意义上的互联网工具都免费化了。

● 新工匠是什么?

我最近到中国很多大型企业做调研,大企业在今天这个环境中最困难,为什么最困难?两个原因:1、制造能力太庞大;2、管理是金字塔型的结构,创新能力不足。一方面是产能过剩,另一方面又无法满足80后、90后的审美需求,于是便出现了很多以设计能力和传播能力为主的中小创业者。

先几天一个90后的小伙子来看我,送了我一把伞。他的雨伞质量很好,重点是设计也符合年轻人的口味。但他的公司只有三个人,没办法生产伞,于是到全中国去找做雨伞的工厂。他到义乌找了一个做雨伞的工厂,别人不理他,因为不愿给他只生产5000把伞。后来在福州找了一家企业,老板是二代,说这个好玩,我们一起玩。

由此可见很可能你的制造能力需要向中小企业释放。而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未来将出现积木式创新,利用1%的技术和99%的审美,把这个行业打穿。

③红利三:新技术
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新能源、新材料,这些新技术跟我们每个行业有关,互联网红利吃完了,我们进入第四次浪潮,什么是第四次浪潮?这就是第四次浪潮,人类商业文明的每一次浪潮,是对前一次产业的全覆盖,工业对农业的覆盖,信息化对制造业的覆盖,新技术对信息化革命完成一次全覆盖。 
今年NFL总决赛上,红袜队穿的白衬衫,你以为他就是普通的衬衫吗?你拼命跑一个小时,这个衬衫告诉你过去一个小时你跑了多少米,你的脂肪燃烧度是多少,因为这件衣服是纳米材料做的,里面有很多传感器。很多人家里都有两辆车,你们会买第三辆车吗?我跟大家说无人驾驶技术成熟了,新能源汽车成熟了,太阳能汽车成熟了,你会去买吗?所有的行业都在被新技术所突破。
④红利四:新居住
我认为今天中国的城市化率50%,到2030年的时候,9.4亿人居住在城市的时候,中国的城市化率到70%,未来十几年,中国依然处在城市化不断迭代的过程。人口大量居住在城市的时候,为我们的新产品和服务提供了大量的空间。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居住在大中城市,2016年中国房地产行业发生最大的变化是什么?中国开始有一些人在距离中心城市50公里的距离建设5-20万人级的特色小镇,这些地区的房价会比中心城市便宜3-5倍。另外还会出现候鸟式的居住,中国会出现全世界最愿意花钱拥有最多现金的人,我活到60岁的时候,我会把钱传给我的女儿吗?我一定会疯狂的花钱,花钱提高我的生活品质和审美品质,只要给我的审美提供服务的人,我会花钱。我要努力活到120岁,跟苟延残喘有关的钱我一定会花。很多人产业中的很多变革都是为了这个小目标实施。

这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中国,一方面看到很多熟悉的景象在消失,原有的红利被耗尽,原来你认为非常牛逼的企业家,告诉你,三五年内他们会烟消云散,所有既有的优势、模式、能力在今天都不堪一击。新型的模式、人群、消费时代都在发生,问题是你在哪个战场。

2017年将进入一个非标时代,做美妆的人,在未来要能为一个姑娘,这个姑娘可能是重庆一个19岁的姑娘,他需要一支眉笔,你为他的生日做一支眉笔,这叫工业化柔性生产。所有的能力需要被重新定义。一代人离开会场,身上有大量现金。建议60.70后去做股权投资。
最后分享一句尼采的话给大家,2017年那些即将消灭我们的东西,将使我们变得更加强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