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cing elit ut ullamcorper. leo, eget euismod orci. Cum sociis natoque penati bus et magnis dis.Proin gravida nibh vel velit auctor aliquet. Leo, eget euismod orci. Cum sociis natoque penati bus et magnis dis.Proin gravida nibh vel velit auctor aliquet.

把热爱做成事业|Startup Grind Ningbo


完整视频

解锁未知自己|Startup Grind Ningbo

宁波访谈第八期

对话班夫中国创始人Tina

此次访谈,无咖邀请到班夫中国创始人「Tina」来分享她的个人经历和创业灵感与团队建设,以及作为一名女性创业者如何平衡职场与家庭。

以下为本次访谈的内容(有删改):

T:Tina

J:Jocelin(主持人)

C:现场观众

“当你知道你的生命是无法永生的时候,你就再也不能去过那些庸庸碌碌的日子了”

J:Tina 是北京大院儿里长大的姑娘,是如何从身娇体弱的“林妹妹”到骨灰级的户外爱好者?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你的成长经历吗?

T:我小时候不是一个强壮的女孩子,可以说是纤弱,所以经常逃避运动会。工作以后才开始接触、尝试不同的户外活动,如划水、登山、跳伞、皮划艇、马拉松。其实户外运动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艰难,只要有兴趣和适当的练习都可以做到。

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我在2000年第一次攀登雪山,四姑娘山。当时真的不了解登山,去的时候又因为天气不好导致我们无法登顶,很不甘心,我就提出了一天往返的计划。但当地人都不相信汉人可以做到一天之内往返,找了好几个才有个年轻人愿意带我们登顶。我那个时候体力好了不少,始终走在最前。事后朋友们告诉我:“要不是你一个女孩子带队,坚持到底,我们这辈子也不会爬到雪山山顶。”这件事情让我对户外运动真正的热爱起来。因为特别喜欢在攀登过程中闻到的草甸的香味,我回北京后就加入了登山社群,大家开始各种训练,一直坚持。

我的成长经历很普通,有些不同的是我5岁开始独立坐火车往返北京和老家,特别喜欢在火车上和人交流。对人充满好奇,这也是我现在的性格,依然对不同的人充满好奇。

J:大部分人都是通过班夫中国认识了你,或者是通过这部“内心引力”认识了Tina和班夫中国, 可以和大家介绍一下班夫电影节吗?班夫的起源和它在中国8年的变化?

T:班夫有户外奥斯卡之称,起源于加拿大的班夫,在全世界40多个国家都有巡展。班夫中国是班夫世界巡展的一个组成部分。因为在中国不能够个人组织这类的活动,就注册了班夫中国。

班夫山地电影节是我在中国做的第一个项目,但我们并不是只做这个,后来也开展了其他五个更垂直的户外和探险题材的电影节,比如磐石影展热雪映像节、阳光跑步电影节等。

班夫电影节一共有九天,由各领域的探险家和专业人士作为评委。参影的都是领域内优秀的电影,品质很高。区别于其他电影节的地方只是班夫的题材以探险、户外运动、极限运动等为主。它的精彩也恰恰在于这些小领域里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精彩时刻。

但有一点很可惜,就是没有中国的影片入围班夫山地电影节,所以还没有机会在班夫中国上映国人的电影。我们也在邀请国外优秀的导演和探险者为中国的爱好者授课,希望能看到优秀的国产影片。

J:怎样的原因让你决定把爱好变成事业?除了自己内心的蠢蠢欲动,有没有一些外界的推动?

T:我一直觉得自己不适合创业,工作十年两进两出,也做过个人工作室。创业真的是一个偶然,空闲的时间自己去看了班夫山地电影节,就决定要把班夫带到中国。

刚开始的时候觉得自己有不少的从业经验,对于市场、财务和投资都有了解,可以做好。幸运的是我写的计划书得到了班夫的认可,可以在中国举办,但班夫中国第一次有很多的不足,我很不满意。但是活动聚集了很多的爱好者,他们很高兴能在中国看到这样的电影节,所以我就觉得要做下去,要把对于户外运动的热爱做成事业。

J:当热爱成为事业,一定需要考虑这份事业的商业模式或是盈利能力,当时是怎么计划班夫中国的举办过程?比如需要多少启动资金?团队需要几个人?合伙人需要找谁?

T:最开始就没有想那么多,当时的状态是无知者无畏。我坚信这件事情可以成功,我就开始去学习,去所有做这件事情相关的人地方学习。学习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问题,一方面是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实际操作,另一方面是他们预算非常高,而我缺乏资金。为了支付项目的服务和版权等费用,自己变卖了一套北京的公寓。

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在寻找一个良性的循环。我相信班夫中国的收益是能够维持它的运营,并且可以支持探险家、爱好者去拍摄更多更好的电影。

前几年也招过员工,但因为工作实在太累很快就离开了。直到第五年才形成了一只真正的团队,大家热爱户外运动热爱电影节,合理的分工也有助于大家分解工作。

J:你有在一次分享里提到班夫中国在第五年实现了盈利,现在班夫中国的状态如何?可以跟我们聊聊你成为一个团队负责人之后的转变吗?

T:2013年的时候我知道班夫中国不会轻易“死亡”了,就想进一步扩大它的影响力。不久后我怀孕了,需要时间去照顾孩子,所以组织了一个团队。

最早把班夫带到中国,困难在于让大家接受一个新的事物。组织团队后最大的困难是如何带领一个团队把事情做好,如何留住这些人,一起成长。

八年里班夫中国一直都是在做线下的影展活动,下一步是引进版权,让这些优秀的影片被更多的人看到。我们也开始尝试自产内容,尝试拍摄。内容是最大的重点。

J:创业者或者热爱生活的人,有一个标签是爱折腾。我们可以举出很多的例子,比如手工艺人、文化创变者、活动策展人,对于这样一群有创意有想法又愿意付诸行动的人,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吗?

T:《内心引力》七个创始人都有共同的特点,大家都是独立非大众的品牌,是把自己喜欢认可的东西做到极致的人。很多人喜欢这部影片是因为他们受到了鼓舞。

现在国内创业的大潮里,很多人为了创业而创业,但也有很多人是因为热爱而坚持。创业从0到1的过程中,每个人坚持的时间不一样,热爱和单纯工作的区别在于,热爱会带给你更长的坚持时间,热爱也会让你非常的享受。

其实我挺骄傲的,那么多辛苦的事情都坚持过来了,还有什么不能坚持的呢?

J:你用8年的时间把爱好变成事业,爱好跟实际在做的事情有没有冲突?如果有怎么平衡?如果没有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T:最早作为爱好者的时候,非常享受这些户外活动。做了班夫之后,觉得是自己真正热爱这个电影节而且可以当做事业的。看起来每次都是重复一样的事情,宣发、翻译、拷贝等,但是每年都会有不同的电影,就好像老朋友和新朋友。还有观众们,当你很垂直的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参与的人一定会有共同点,吸引更多的人进来。

尤其是黑暗中有一千多人鼓掌的时候,特别的感动。特别是听到观众来和我说,因为班夫中国的电影带给了他们很多的改变。那种兴奋和共鸣是特别有成就感的。

C:这个事业听起来很小众,令人充满好奇。坚持需要很多勇气,有过想要放弃的时候吗?该如何坚持?

T:找到自己内心热爱的事情,可以坚持的更久一些。在做班夫中国的过程中,很多事情我都迷茫过,比如说如何拿到政府批文,如何去谈下三里屯、新天地这样的场地?这些时候没有人能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但我的耐力比较好,到现在都没想要放弃。

一个人创业好处是你没有时间去抱怨,没有时间去依赖。思想很坚定:当我看到我的目标在那的时候,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去达到这个目的,并享受从无到有的过程。

C:怎么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如何权衡职场和孩子?

T:女性的创业者比男性创业者面临更多的挑战,特别是有孩子之后。每个母亲都希望能够时刻陪伴自己的孩子,给她更多的爱。面对事业和孩子,需要妥协:比如事业上用更多的团队成员来弥补我不在的时间,提升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和质量等。

孩子最重要的是爱,尽可能给予爱就好,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感谢支持

活动组织方 Organizer

战略及社区合作 Partnerships

社交合作伙伴 Social Partner

关于Startup Grind

Startup Grind是一个全球性的科技创业社区,由谷歌供能,致力于帮助企业家们相互学习、相互启发和资源交换。我们在超过200个城市,80个国家举办活动,每个月我们都会邀请到当地最牛的企业创始人、创新者、教育者和投资人来参加我们的活动,和大家分享他们的个人故事以及他们在创建公司的道路上所得到的经验和教训。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