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cing elit ut ullamcorper. leo, eget euismod orci. Cum sociis natoque penati bus et magnis dis.Proin gravida nibh vel velit auctor aliquet. Leo, eget euismod orci. Cum sociis natoque penati bus et magnis dis.Proin gravida nibh vel velit auctor aliquet.

经纬张颖:人生的十字路口,我选择爱憎分明

本文由混沌研习社(ID:dfscx2014)授权转载。混沌研习社是一所没有围墙的大学,把全世界最好的老师请到混沌研习社来讲课,为创业公司培养具有互联网思维和国际化视野的创新人才。

 

张颖12月3日在混沌研习社的分享,无疑是混沌研习社今年最精彩的分享之一。

三个小时,毫无保留。他说自己是一个极其记恩、更加记仇的人,把爱憎分明发挥到极致。他们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在这个节点上,他不纠结团队,不纠结投后管理,不纠结能不能融到钱,只纠结能不能抓住下一个腾讯,下一个阿里,而且这种纠结,是切身的纠结。

本文根据张颖12月3日上午混沌研习社的课程内容整理而成,约为课程内容的1/8,研习社社员可在12月11日后登陆混沌APP免费观看视频回播。

演讲者

张颖|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

人生有很大的百分比,是非常无常和不可控的。

到今天为止,我经历过七八个重要的十字路口,反过来看,至少有一半以上是被动选择,就是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另外一半是主动选择,大多是正确的,让我走到了今天。

 

最激励我的,就是同行对我和经纬的鄙视

我小时候随父母移民到美国,大学毕业后进入投行工作,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加入中经合,2003年CFO把我派来北京,这是一个被动选择。

来了之后,有两个同事是分析师、投资经理,慢慢我们变成高效小组,自己找案子。老天爷恩惠,让我们碰到分众传媒,极大增强了我们的信心,因为快速成长,利润快速超标。

当初我们算是跟着领投方一起,在打交道的过程中,我做了很多资料准备,沟通上非常认真,分众这个项目做完后,所有在那个点投分众的投资机构都给了我丰厚的条件,邀请我加入他们。

当时有一个机构挖我,我没有去,后来他们当中有一个人说“张颖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投资经理”。

这其实是一个贬义词,因为那时候我已经是一个合伙人了。我深深记得这句话,心想总有一天我就证明给你看:我就是最优秀的投资经理,但这个机构是我的。

虽然别人怎么想是他的权利,但是到今天为止,最激励我的就是同行对我的不认可,或者对经纬的鄙视。我把它变成动力,有一天证明他们是错的。当然,如果最后发现他们是对的,也无所谓,我已经尽力了。

我是一个极其记恩,更加记仇的人。人要活得立体一些,只要你做到自强则万强,你是行业顶尖,就该爱憎分明。如果做不到,就把爱憎分明压在小角落,等到有一天爆发。今天的我,把爱憎分明发挥到极致。

对那些折腾经纬系CEO,给了投资意向书最后又不投的机构——如果第一次,我会提醒;如果是两三次的惯犯,立即把他们老大拉黑。无所谓,我们不需要他们,我们做早期投资,只靠自己。

如果我们自己不争气,没有太多的选择,面对那些老大,我愿意去做任何事情,你让我帮他擦鞋、系鞋带,为了经纬系公司,我都愿意做。

只要我们的被投公司有很多选择,即使这些惯犯再优秀,我也不会让他们进来。而且我会让这个CEO告诉他,就是因为张颖逼着我不让你进,我没有办法,因为我认他,他是我的投资人,已经足够好。

所以,如果你影响了经纬系的公司,我会把记仇这件事情发挥到极致。因为我足够强大,而报仇就这么简单。

因为我们是做早期的,就靠自己吃饭,得罪了一些人也无所谓。我把生态管起来,经纬系公司在融资中,被欺负的比例就会下降。

记仇的同时也要记恩。别人在某一些点帮助了我,我会想尽办法十倍回报。

我以前去一些投资人大会,跟人家换名片,大佬在上面,理都不理我。第一个理我的人是毛丞宇,人非常好,他当时是IDG少壮派里很重要的一个人,但是愿意跟我交流,有些案子也会想到我。到今天为止,我们仍然是好朋友。

他现在自己创业做云启创投,我跟同事们说:早期投资里没有合作,只有厮杀,不要合投。但是,一些细分行业,只要云启来,我们的额度毫不犹豫分给人家,就是因为毛丞宇跟我的关系。

我觉得如果可以,尽量活得立体一点,爱憎分明,但是前提就是自强则万强。

我只认中国,只相信中国的机会

我从来不看各种经验,就是一个粗人,在战壕里厮杀,悟到一些东西,快速变成实战经验,继续厮杀。

我们已经投了370家公司,经历了几个波段,在不同波段不断思考,从2010年底所谓的人海战术,到后来2012、2013、2014年的疯狂布局,抓住大的浪潮,分行业小组,每年80到90的投资频率,到今天还是这样子。

什么是做大?简单说,在美国上市,150亿人民币的市值;中国上市,60亿到100亿人民币的市值。

如果在投资上,我们不觉得这个公司未来有做大的可能性,我们就不投。

当然我们经常犯错,有一些公司我们放弃了,人家最后变得很大,比如唯品会,当时投了另一家公司,变成零,这是最大的失败。

这个公司的创始人是一个能说流利中文的法国人。那次投资之后,我发誓再也不投以外国人为团队核心精神领袖的创业公司,见都不见。

如果有这样的大成功,我也不要了,我就要聚焦中国的创始人。而且,我们不做一分钱海外投资,我只认中国,只相信中国的机会。

 

我们对创始人极其尊重,是他们最大的盾牌

所有一切都在细节,没有一家公司说我们高高在上,把创始人当成驴跟牛来对待,大家都说我们是最优秀的投资机构。

我们对创始人是极其尊重的,我们是他们背后的最大盾牌。我发自内心地相信,我们对待创业者的态度是不一样的,有几个观点:

第一永远不折腾创始人。

我跟同事说,当你给一个公司提运营建议,你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水平能给建议,如果你给错了,你跟创始人的关系就是万丈深渊。如果你谨慎,关键点给了正确的建议,创始人对你的尊重就是歇斯底里的。

第二要换位思维,尊重别人,尊重来自于很多细节,比如创始人在适当的节点套一些现,拿一些钱给家里改善生活,这是你要理解的。

另外就是强大的投后帮助,帮忙不添乱。

最后一点,我们投了370家公司,这是一个生态链,我们对生态链比别的投资机构严谨十倍这里面有很多逻辑。

比如,我们经常有内部分享会,会发到CEO群,你报了名就必须来,如果不来你就早一天通知。如果你报名了不来,又不通知,我可能三到六个月不邀请你参加我们任何活动。

另外,在任何时间我们开始帮忙,不管是危机公关还是公司的品牌运作,如果创始人对我们不尊重,或者让下面人跟我们对接,不够高效,我们全面撤回,零打交道。

我们已经是股东了,哪怕十年不跟你打交道,股份也是这里,你能成就成,成功99%还是靠自己,我们只是帮帮忙。你如果那么对我们同事,我们靠边,不帮忙,你能把我怎么样。

因为我对投后的直接管理,导致我们生态链的整体运营要比别人严谨更高效很多。

当你面对那么多诱惑,能做到陌陌唐岩那样吗?

在我们那么多的投资案例中,陌陌 是一个比较有趣的案例。

当时我们一个分析师通过各种监控数据发现了这个产品,他观察了一段时间,见了创始人唐岩,聊得不错,就安排了一个时间跟我见。

在见我之前,唐岩已经跟几十家投资机构见过,也拿到了好几个投资意向书,后来被反悔,然后他拿了一个天使的意向书。

他是一个非常简单直率的人,我们交流很高效,这是一个很小的投资,也很容易。所以十分钟,我说行,我们投,只要让我们进来,你说什么就什么。

他说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不许把我的天使踢掉,因为我记恩记仇。我一听,这人不是跟我差不多嘛,这一点极其打动我,我说OK。

因为平时我们都很强势,拼命厮杀。在那个节点,我们出100万美金占10%,天使保留他的股份。唐岩也需要一个一线基金背书。我们就那么做了,进去之后数据暴涨。

我们有不太一样的风格,当我们看到公司数据好,我们会拼命加码,那个时候我就说4300万,我们再加10%。

后来阿里找上来,当场他们就说9000万美金,马上就投资,又安排唐岩去见了马云总。你想,当一个创业公司有BAT这样的关怀,谁都会被打动了。

那时候我想完蛋了,我的4300万怎么办。唐岩说,我说到了一定会做到。但是我觉得他心理还是很纠结的。

我想了一下,说这样吧,我不要你当初的10%,只要7个点,这样子也稍微让你舒服一点,也可以马上去跟阿里合作。他说行,没有签任何的东西,他就答应了这个投资意向书。

你们可以问问自己,当你面对那么多诱惑的时候,谁能做到还保证那个4300万的投资估值,但是唐岩做到了。

所以同一天,陌陌有4300万和9000万美金两轮投资,之后公司发展顺利得一塌糊涂,在4亿多美金的时候,我们又买了10%。当时这个人犹豫那个人犹豫,但我们不犹豫,他就给我们了。

后来红杉和云峰在20亿美金的时候进来了,然后上市。上市之后碰到了瓶颈,我们也担心,这个东西能不能做大,能不能变成泛娱乐的入口。

这个过程中,唐岩压力非常大。但我每次跟他聊天之后,都情不自禁给他加分,就想帮他。在他最低迷的时候,董事会没有一个人对他做出任何挑战,都是百分之百容忍跟信任,你问我为什么,我回答不出来。

我觉得就是他跟你点点滴滴沟通的过程中,让你舒服,让你觉得这个人思考很清晰。你觉得反正我们已经赚钱了,不过是数字的多少,就赌一把继续帮他。

再后来直播出来,到今天为止陌陌都是直播行业最大的受益者。今天去陌陌看直播,没有一丝下三贱,就是一个适合中国特色的移动产品,他们又找到了一个盈利点。

当然,今天陌陌40多亿美金,能否变成100亿,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清楚了,我就想跟真实的人打交道。

唐岩有一大堆缺点,如果你内心不够强大,会被他蹂躏、被他欺负,但他是一个很真实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跟我走到一起。

我的纠结与经纬的纠结

我们有过很多成功,也有过很多艰难,我每天都在反思,很纠结,很焦虑。

我自己在今天这个节点的纠结,就是想要做得更好,强烈的欲望带来的困惑。有了今天这样的成绩,能不能重复这样的成绩,在我心里是非常煎熬的。

我给自己的目标,在未来十年,经纬在各个我们负责的行业,出来的总市值前十名的公司,有三到四家是我们A轮跟B轮投资的。

过去五年里,我们做到十家有四家是我们的,但是远远不够。现在几十倍新的资金在产生,竞争压力无比大,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这一点,但这就是我所有的纠结。

我不纠结团队,不纠结投后管理,不纠结能不能融到钱,不纠结创始人对我品牌的认可,我只纠结能不能抓住下一个腾讯,下一个阿里,而且这种纠结是切身的纠结。

有一些公司,我们认真看了,但是最后没有投,现在发展得很好。

京东给过我们五次机会,但是我们没有投。

唯品会出来的时候,我们也有接触,没有投。

我们四个合伙人去了YY聊了整整一天,根本看不懂那个虚拟世界。

小米雷总很早就给过我一个投资空间,我也没有投。

今日头条六七千万美金的时候,我们跟张一鸣聊过,没有投。

我发自内心恨自己,为什么当初没有投,这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是错过就是错过。这些都深深地刺激着我们,让我们未来做得更好。

我最近陷入一个比较大的低谷,各种各样的压力,各种各样的动力,所以更喜欢独处,跟一两个摩托车高手同事去深山老林里骑摩托车,露营,吃方便面,冻得半死。

这样的状态是有问题的,我也在调整,我也想突破这个低谷,把自己调整到一个良好的状态,为未来二十年的厮杀做更多的准备。

我知道370家公司,管理几百亿的资金,如果用好,真的会影响很多值得被影响的人。在这样的位置,如果对自己没有很高的要求,就是一个傻子,就会辜负了很多很多人。

所以有时候像我这种吊儿郎当的智商中上人,一路走来,真的是狗运七分的。到了一个节点,被周边很多人很多事拉着往前跑,被动变成主动,这样也行,我觉得很好。

这就是我的纠结跟经纬的纠结。

_____________________

几个月前,混沌研习社邀请我做这次分享,最初我没有答应。后来深深刺激我的,是越来越多经纬系的创始人加入了混沌创业营,他们的变化非常可怕,成长非常快,让我对这件事情完全重新思考。

我每年都会有几次带着经纬的CEO们出行,体验不一样的世界,各种感官刺激、思想碰撞,对很多人有很大帮助。但是我只能做这种东西,做不到李善友教授做的那种东西。

所以我越来越认可混沌,这一点做得真是太棒了。回头再看,混沌创业营招进去的人,有徐小平、俞敏洪,我问这是导师吗?他们说这是学生,我特别震惊。

后来善友教授跟我讲了他们的思考,我说行,我想不清楚就不做,想清楚了就会拼命做好。今天分享了三个小时,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满意,但是我保证每一句话都是真诚的。

互动提问环节

混沌研习社特别欣赏您爱憎分明的英雄气概。人都是会成长的,一个被您封杀过的人,如果成长得很好,公司发展也很好,你会怎么看待他?

张颖非常好的问题,从两方面回答。

第一是跟投资人。被我封杀的人基本上是不靠谱的、跟我们价值观完全不一样、欺负经纬系创始人的投资机构老大。

这种封杀是永久的封杀,因为理念不一致,价值观不一致,而人是不会变的。所以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

第二是跟创业者。因为这种爱憎分明的性格,我吃过很多亏,我有时候会主观判断这个人,我不喜欢,所以他做不出来,这是一个非常狗屎的判断,导致我错过一些明星项目。我只有自责。

所以我经常提醒自己,不要轻易判断创业者,不要有太多主观因素。我没有拉黑过任何创业者,更多的是不靠谱的同行。

混沌研习社现在很多行业产能过剩了,看到互联网一步步颠覆传统行业,大家很焦虑,传统行业转型有哪些建议?

张颖非常好的问题,我认真回答。每天都在跟各行各业的实业家打交道,确实大家现在都处于歇斯底里的焦虑跟恐惧状态。

你必须花时间在正确的人方面,做正确的交流,因为互联网冲击没有那么可怕,一个根基非常深的实业没有那么容易被互联网打倒。

把节奏把握好,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主业,不要做出过激的投资,因为把自己卖一双鞋、卖一件衣服辛辛苦苦积累的所有利润轻易拿去投资,比去澳门挥霍还浪费得彻底。

所以实业切换到投资,这里面需要很严谨的思考,节奏、步伐、心胸、团队,找我们这样靠谱的基金合作,才有可能成功。

混沌研习社您是基于什么做投资判断?如何独立思考?

张颖简单说我们内部是怎么分析的:合伙人会系统性见一些公司和行业里的科学家,以及阅读大量的文章,一天不会少于70篇,比如华尔街日报。

某一天所有合伙人到场,花三到五小时把行业聊透,各种冲击,各种拍桌子,然后达成经纬对这个行业投资的大逻辑和框架思考。上下统一思想,然后拼命发力。

比如一个很牛的创始人,虽然拿了我们的投资意向书,但是有可能我们会丢掉,你必须是一个超级销售,你要讲投资,讲投后,讲经纬塑形,比较立体生态链,讲我们能带来资源,说服他们。按住,签掉。早期投资就是有你没我。

第二个问题是如何独立思考。独处我觉得重要,我从来不合群,当大家跟我说O2O不能投了,我说你们靠边,我们再去思考O2O里面可能的投资机会在哪里。当大家说因为政策和风险的因素,互联网金融不能投了,我说靠边,我们再思考这里面的机会。我是一个非常有叛逆心态的人,当你说往左,右边有悬崖,我会试试能不能从右边爬下去。


扫码查看混沌研习社精彩课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