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cing elit ut ullamcorper. leo, eget euismod orci. Cum sociis natoque penati bus et magnis dis.Proin gravida nibh vel velit auctor aliquet. Leo, eget euismod orci. Cum sociis natoque penati bus et magnis dis.Proin gravida nibh vel velit auctor aliquet.

我们寻找这座城市中正在创造改变的人 在对话中重塑城市认知 无所不谈 | 宁波 对话教育创变者卢康、杨子安 在中国,绝大多数人认为——再多的努力,没有“分数”的支撑,也只是一纸空文。 本期嘉宾:卢康,卢老师从小接受STEAM教育的熏陶,是STEAM教育的受益者,对该领域有独到见解,致力于在宁波各大中小学内公益推广STEAM教育。 本期嘉宾:杨子安,杨先生是码赛客儿童教育STEAM俱乐部的COO,是STEAM教育机构的先驱者,具备STEAM教育领域的专业知识。 他们呼吁家长全面的认知孩子,因材施教,普及STEAM素质教育模式。 联合主持:FM986·小轩   有位少年,自小编程天赋极佳,初中时期就能独立编写多种代码,并能通过代码优化智能家电,已初具全栈工程师雏形。 2017年,仅15岁的他,用借来的电脑,联合三名大学生,偷偷参加了上海举办的“黑客大赛”,最终摘取桂冠。 谁能想到,这样一位“IT天才”,曾因中考成绩没达到父母预想被勒令不准再碰电脑,险些明珠蒙尘。 当然,他是幸运的,冲破了父母的阻碍立于人前。 但是更多的“天才”却被父母扼杀,泯然于众。 堂妹与我同岁,幼时爱好涂鸦。上小学时,我还在用零花钱买糖果,她却已无师自通的开始攒钱买画具了。每次上绘画课前,她总会早早地准备好画具,端坐于前。在那个本该懵懂的年纪,我却在她脸上窥见了“虔诚”。 小升初,美术老师找到她的父母,告诉他们孩子在绘画方面很有天赋,不妨培养一下。 婶婶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什么天赋不天赋,像你这种不务正业的老师就会教些‘无用的东西’来坑钱!我孩子啥样我还不知道?” 时至今日我仍然记得,堂妹在听完后,眼神从明亮急转灰败。 往后的日子,婶婶专心陪读,堂妹辅导班一节不落,成绩却每况愈下。伴随着婶婶的歇斯底里,堂妹考了个末流大学草草了事,终日沉默寡言。 你猜婶婶后悔了吗? 她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高考能加分,就该花点钱让你去学那劳什子的画画!” 风靡教育圈的“胎教”“早教”“辅导”,在耗费家长们不菲的心血和金钱的同时,潜移默化地将“分数”作为了衡量孩子优劣的标尺,而“兴趣”却被归为“无用的东西”。 这是真正的教育吗?家长依据“分数”就能断言孩子一定会成为“XX学家”或是个“无用之人”? 孩子的“未来”不可勘测,我们虽无法提前买单,但可以试着去了解孩子,发现孩子的兴趣和天资,提前培养孩子的核心竞争力。 这恰是STEAM教育的核心——S-science-科学,T-technology-技术,E-engineering-工程,A-art-艺术,M-mathematics-数学。 那么STEAM这种“重实践、超学科的素质教育”如何适用于长期被“应试教育”驱策的中国孩子呢? STEAM公益推广者卢康老师是这样做的:每逢假日带女儿参加各类户外活动,在她遇到新事物时鼓励她收集-分类-合并-封装-抽象,不厌其烦地陪她翻查资料,在孩子获得新知识后,继续引导孩子对书本内其他知识产生求知欲,带孩子去实地探访,尽可能地让孩子全方位理解、融会知识,从细节处培养孩子科学的思维模式。 如果说求知欲是孩子自主学习的薪火,那么家长的陪伴就是不可或缺的助燃物,通过好奇心诱发孩子产生自主学习的源动力,赋予他能将知识与生活融于一体的创造力。 当然这基于卢老师本身对STEAM教育已有独到见解,才能如此巧妙地将“生活”与“学习”衔接。 普通家长该如何通过STEAM教育来培养孩子呢? 当我们毫无头绪时,可以向推行STEAM教育的机构寻求帮助。 STEAM教育机构给孩子搭建情景式教育,让他们亲身参与,扮演不同的角色,模拟人生。随机制定任务,让孩子们自主思考,最终解决问题。 而在场的STEAM教育者会将孩子们的动向记录下来,分析孩子们的特长与优势,从而有针对性地进行培养、开发。 这种教育方式缺失通用性,具备独一性。 但本就没有一种学习方法适用于所有孩子,因为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瑰宝,不是吗? 有人说,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以“分数”论英豪,“学霸”凯旋而至,“学渣”功败垂成。 所谓“学渣”无非在“分数领域”技不如人,但谁能断言他在别的领域无法席地称王? 假如您孩子的生活已经被“辅导班”占领,却仍然没有点亮“高分”天赋,不妨另辟蹊径,试试STEAM教育。 给孩子一次认知自我的机会,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建立知识与世界的连接,高效的提升核心竞争力。 STEAM,让每个孩子都拥有属于自己的未来。 一起重新发现宁波 ———— 我们希望立足宁波,去发现不同的人,聆听他们在宁波的故事; 我们希望走进宁波,去分享这些故事,成为宁波更好的一部分。 无所不谈,每期一位嘉宾,带你了解这座城市。

我们寻找这座城市中正在创造改变的人 在对话中重塑城市认知 无所不谈 | 宁波 对话创意市集 市集,是认知一座城市最快的方式。众多的创意市集在宁波生根发芽,它们对宁波这座城是带来了怎样的改变?而努力创造这些城市创意市集的人,他们的初衷是什么,背后又有什么故事? 本期无所不谈邀请有眼市集联合创始人傅瀛洲和魔岛市集创始人李问一起探讨创意市集对城市的改变。 以下为本次访谈的内容(有删改): F:傅瀛洲 L:李问 M:Maddy(主持人)   M:最早对“市集”有了概念是在什么时候?还记得第一次参与市集的经历吗?能否用几个词概括下当时的印象? F:刚开始我们是一家摄影设计领域的公司,在工作中和很多的设计师、艺术家长期合作,萌生了做市集、把他们的作品展现给大家的念头。所以,我们创立的初衷只是好玩。 我第一次参与市集就是我们自己在2013年7月举办的市集,那次市集活动的效果不错,大家都很开心能够在白纸上创造一种新的线下活动方式。 L:小时候路过土特产、农产品市集,旅游的时候看见别人扎堆去买东西,这是我最早对市集的印象:一个繁华又有趣的社会活动。魔岛市集是2016年国庆的时候正式成立的,事实上2013年我们就开始做第一次市集了,那个时候还不叫“魔岛”,主要是在鼓楼做宁波特产和本土设计师的展示、销售。   M:创办市集的初衷是什么?从第一场活动到正式成型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F:有眼市集的全名是“有眼事体创意市集”,翻译自宁波话,原意是有点意思。所以我们创办市集的初衷完全是出于兴趣爱好,没有太强调商业模式。我们希望在交易的形式上增加一些文艺的标签,如“美好生活”、“设计美感”等,想让年轻的艺术家、设计师和文艺爱好者们可以有一个追求美、交流美的地方。 刚开始经验不足,一次活动需要筹备一个月的时间,很多地方都需要用自己的继续去补贴,特别是邀请外地艺术家的费用,后来有了一定的规模,开始有赞助、门票的收入,可以去邀请更多、更好的艺术家,以及去挖掘宁波本地的文艺人群。我们通过市集去不同的城市接触当地的优秀文创内容,然后引入宁波,成为宁波文化的一种补充。 L:第一场市集活动是为了满足商业空间的场地需求而举办的,没有特别的惊喜。到去年开始做魔岛市集,我们希望能够创造独立的品牌、拥有城市特色。我理想的市集是一个“空间有趣好玩,大家都愿意来”,所谓“魔岛”,就是有魔力的艺术空间,岛屿和海洋同在,制造舒心、愉快的氛围。   M:国内比较有名的一个市集是上海的“IMART”,他们倡导人人都是艺术空间的一部分,和iMART相比,我们的市集有什么区别?在活动中尝试过那些创新的点? F:有眼尝试过不同的创新,可以分为形式上、空间上和内容上的创新。形式上的创新更多是主题的创新,如公交车市集,我们把公交车作为市集的载体,大家在车里车外进行交换;空间上的创新是活动空间,比如在剧院里进行行为艺术领域的市集活动;内容上的创新则是我们极力的学习,通过不同人群去获得新的知识,组织不同主题的活动。 有人说市集是数量和资源的累加,我们并不认可这样的观点。我们整合资源、不断挖掘着创新点,让市集的摊主和参与者形成社群,能碰撞出更过有趣好玩的事情。 L:做市集是一个挑战和突破自己极限的过程。我们曾经尝试在奇葩的地方做市集,比如宁波元旦新年清晨的长跑市集,万达的帐篷市集和二手咸鱼市集。经过这些尝试我们发现,噱头是吸引人流有效的点,但是并不是最终决定市集价值的点。 现在很多市集只是在主题和名称上做文章,比如圣诞市集、复古市集,很多情况下只是有了一个宣传的噱头、满足参与者的拍照需要,缺乏带给用户的实质收获。所以市集应该寻找拥有价值回报的模式,让参与者有再来的欲望。 我们现在想做的市集形式还是太理想化,就像之前类似“东京手作节”、上海“简单生活节”这样的市集并不成功。有些事情还是要慢慢来,我们想表达的是通过市集制造人与人交流的氛围,发现新的生活细节。   M:新的形式不断演化,市集的核心究竟是什么? F:“市集”是没有固定时间固定场地产生的市场,“集市”正好与之相反,既有固定时间又有固定场地,所以将“市集”与“集市”混为一谈有文化认知上的错误。市集的核心在于从无到有慢慢变好的过程,借助创意去实现消费,最终形成更文艺更有活力的市集。 通过市集的社群让更多的受众了解文化内容,如小众的乐器、扎染手艺等,在这个过程中一起碰撞出新的创意点,推动文化的发展,这是我们做市集的目标。 L:市集关键是可持续性、不停的自我完善。魔岛在未来会去尝试不同的主题和人群,更好地玩下去。我认为市集的核心是“人”,更好的服务“人”,创造更有价值的消费方式,让他们能够发挥出自己的特长。我们之前尝试过定位于艺术家设计师、旅游、二手跳蚤市集……所以市集的核心还是“人”。   M:提到创意市集,受众群体一定是年轻人吗? F:老艺术家、老手作人最早参与市集的时候,可能还没有创意市集这样的说法,所以他们的接受程度很高。参与摆摊的年龄没有限制,因为年轻人接受新鲜事物的速度比较快,所以现场看到的年轻人会比较多。喜爱和欣赏美好事物是没有年龄区分的。 L:尝试过很多领域,当作创业项目来讲应该有一个定位,不是以年龄和职业来定位,根据项目模式来进行人群定位。现在有一群死忠粉,做大以后还可以做不同的尝试,不同阶段根据内容有不同的定位人群。   M:如何面对年轻人喜新厌旧的市场情况?如何面对跟进热点的竞争对手? F:我们很焦虑,互联网发展给生活带来快速信息的流动,学习速度往往跟不上需求。所以我们应该挖掘垂直领域,然后在形式上迎合市场的需求。“手作”是我们的深挖领域之一,优秀的手作产品可以申请专利,可以聚集大批的艺术爱好者、文青、设计师,同时我们帮助这些手作艺人更好的创造作品,帮他们寻找优质的材料来源,销售产品。这是从平台思维到服务型思维的转变,深挖内容,更专更精。 L:我觉得不迎合。现在的商业环境和生活方式都很浮躁,急功近利。尝试慢下来,有侧重深挖的领域,做深做大。市集策展人的理解能力一定要比观众高,这样才能传递有价值的内容。现在的“斜杠青年“越来越多,大家在身份定位上越来越多元,有些好的内容需要沉得住气,在未来的某段时间才会爆发。就像是今年的嘻哈、街舞一样。 每个年代的特点都不一样,有“赌”的性质,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浮躁,逆向思维,坚信我们所坚持的方向是正确的。   M:怎么判断一个创意点子是否值得做? F:现在有两个状态,一是商业化,甲方的需求在达成合作的基础上你要去完成;二是活动的意义,只要自己认可、能承受代价,那就去做。 L:自己是一个口味比较大众化的人,相信自己喜欢的很多人都会喜欢;另外就是通过交友圈的投票。   M:活动会受到甲方的限制,如何和甲方妥协? F:“甲方”,其实就是空间运营者,他们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整合的资源一定是满足他们需求的。作为乙方,我们的挑战在于是否能够同时满足甲方需求和活动的初衷。为此,我们选择在符合双方利益的基础上合作,那些纯粹引流的甲方,我们会拒绝。 L:我以前做过商业活动,比较了解甲方需求。在商言商,你承接了活动,就要用双方都认可的方式实现甲方需求。从做魔岛开始,想做自己的调性,会找共识的甲方,区分纯商业活动和独立品牌活动。   M:谈一谈对宁波未来市集的机会和方向? F:现在氛围改善很多,很多团队介入市集活动,不同职业角度出发的市集活动会挖掘出不同的新东西。按照现有的商业空间数量,未来宁波可能会有每年500场的市集活动,有眼最多承接50场,所以未来一定会有更多同好者参与进来,提升市集活动质量,打造品牌。就像美国西雅图“派克市场”,原来是个码头,在交流中孕育出不同的文化,不同年龄的人参与进来,展现出城市的文化。我们希望这样的氛围能在宁波展现出来,成为有历史沉淀的旅游地标。 L:离理想中的还差很远,不能去抄袭,要走自己的路。二三线城市有独特的美好,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产品、空间,运作好资源,让合作方、团队大家都开心,让参与的任何一方都能收获回报。简单来说,未来要有目标,过程要务实,不要局限思维。   X:有眼第一次在海曙区办集市的时候,我作为摊主参与其中,有眼一开始更多是以摊主之间的交流,现在除了纯商业的商业广场之类的甲方,还有什么样的合作方式? F:我们现在更多的偏向商业化。文化和商业无缝连接不太可能,现在分两个方向,一边是商业化,一边是文艺。文艺不亏钱就好,赚摊主的钱是很少的一部分,更多是依靠流量收取广告费。商业化的过程中有很多的方式方法、目的性,在市场上会有一定的妥协。   X:市集的门槛不高,可复制性很强,怎么建立自己的优势? F:现在宁波的市集组织者数量有限,还没有达到需要建立壁垒的状态,反而是希望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以后市集的关键是品牌力,做出具有品牌特色和影响力的市集,现在市场接受程度还不到这个点,壁垒做不到差异化。 L:看拥有的资源,是否能够把资源最大优化,进而形成差异化的行业壁垒。作为摊主,如果对自己的人群定位非常精准,那就做成行业里最好的。市集本身就是鼓励大家互通有无,形式相近,但具体的表达方式和手段是自己的,比如知识、经验、技能。   X:有没有思考过为什么两年之前市集市场会有低谷?近几年突然增多?未来2-3年的趋势是什么? F:有眼的人力资源有限,那时主力开拓杭州,宁波的市集举办频率下降,同时间也没有新的市集出现。而去年年底开始,宁波商业体大量开业,对市集活动的需求急剧增大。有眼现在在梳理三个方向: 1、商业化进程的需求; 2、内容资源提供者的发展,可以建立自媒体来积累粉丝,不再通过小平台; 3、不只是吸引参与用户,而是要产生强互动。 L:商业广场的兴起和后劲不足,零售大环境衰弱,缺乏差异化广场活动的策划人,这是广场的困境,而集是个高性价比的选择,可以吸引人流、产生差异化,所以市集再次兴盛。魔岛的思考: 1、做更大的空间运营:链接更多资源,跳出市集,去更大的平台上探索活动; 2、做更大规模的活动:减少活动频率,扩大活动规模,比如年度型的大型市集展览。   感谢志愿者对本次活动的支持 现场记录:朱明玥 现场执行:吴薇薇、岑薇薇 摄影:都苏西   ——— 一起重新发现宁波 ———— 我们希望立足宁波,去发现不同的人,聆听他们在宁波的故事; 我们希望走进宁波,去分享这些故事,成为宁波更好的一部分。 无所不谈,每期一位嘉宾,带你了解这座城市。

我们寻找这座城市中正在创造改变的人 在对话中重塑城市认知 无所不谈 | 宁波 对话城市创变者张望 一座城市,是由空间和人所组成。城市的空间影响着人的生活方式和理念,而人的活动也在改变着这座城市。 本期嘉宾张望,十八年前因为学业来到宁波,2005年瑞典留学回宁波创办阶梯科技,一直专注于电子行业的应用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并在2013年参与发起宁波创业者社区无中生有咖啡。宁波,对他产生了诸多的影响,而他,也为宁波带来了一丝改变。 联合主持Maddy,FM105.2 主持人,座右铭“Keep and eye and ear on the world”。 以下为本次访谈的内容(有删改): Z:张望 M:Maddy(主持人)   M:当初是怎样的契机让你选择回宁波创业? Z:我在瑞典留学时就有创业的想法。当时和同学一起去找学校的导师谈了一个合作的项目,主要是帮助企业进行电子元件的开发生产。毕业后参加了一个创业团,去参观了国内的很多城市,像上海、深圳、杭州等。最后还是选择了宁波,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方面当时宁波各方面条件不比上海、深圳差,而且城市家电产业较为发达,有众多的机会;另一方面是自己在宁波读大学,有同学和老师可以一起合作。   M:2005年刚回来开始创业和现在相比,对宁波的印象有怎样的变化? Z:人对城市的认知会随着时间而改变。当时对宁波的印象是,这是一个家电企业集聚的地方,觉得电子产品领域机会众多,可以帮助这里的家电企业做得更好。当然,宁波各方面都不比其他城市差。 因为我做电子行业,会去比较宁波和深圳。十年前宁波的房价比深圳高不少,现在是远远的比不上深圳了。对于居住来说这样的房价是理想的,但是侧面也反映出宁波的发展比深圳落后不少。 除了直观的房价,身边同学的变化也是比较明显的。留在宁波的同学和去北上广打拼的同学,在各自的行业领域发展速度还有所有差异的。总体来说,选择北上广的同学发展速度更快一些。   M:同学的变化可以说是城市对人的影响,这种影响往往是通过城市的氛围所体现的,最明显的就是各类的小型社群。对比你去过的城市,宁波是否有可能创造出这样有活力的社群,进而去影响更多的人呢? Z:城市对人的影响是很综合的,我经常会用深圳、纽约和宁波进行对比。纽约也是从港口城市逐渐演变为一个经济、创新的城市,宁波市作为国内最早的五个通商口岸之一,有历史和文化的积淀。近几年发展不快、出名的社群比较少的原因主要是三点: 1、产业经济的变化。传统的外贸、服装、加工都受到了互联网的冲击,在和广州、深圳的对比中落了下风; 2、政策环境的变化。国家更多的推动“智造”,宁波原先很多的制造型企业没有跟上这波发展。和同期的北上广相比,宁波对于创新创业的扶持政策也比较简单。 3、人才的变化。最直观的就是高校的数量,北京有中国最多的重点大学,上海、深圳也拥有众多的大学,而宁波高校数量只有十几所。学生数量少,留下来的学生总量就不会太多。而一座城市的创新发展最终还是需要落实在人才这个点上的。 宁波作为一座城市,当然有自己的社群。以无咖举例,无咖一直在做一个创业者的社群。很多的众创空间、孵化园也在做类似的事情。在文化领域,也有佛教、阳明心学的致良知社群等等。   M:宁波创新型的社群多吗?如果不多,什么是营造创新型社群的关键? Z:还是挺多的。营造创新型社群是一件双向的事情,一方面社群的组织者需要去举办不同类型的活动,去吸引参与者;另一方面参与者能在社群有所收获、成长,并产生内容反馈给社群,甚至是去分享,吸引更多的人加入。 我参加过国内外很多的社群活动,印象比较深刻的是2014年五月份参加Maker Fear,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展会。里面的参与者都是因为兴趣去展出自己的作品,参与者也是因为兴趣二区观看,双方的功利心很低,反而使活动的氛围很好。老老少少的参与者因为兴趣而聚集在一起,沟通交流。国内的社群还是缺少这类兴趣导向的社群内容,需要时间去沉淀。   M:作为无咖的联合发起人,你做无咖是不是也受到国外这类社群的影响?在无咖的发展过程中你做了哪些尝试,哪些措施可以留下,哪些方式需要进一步改变? Z:具体到某个社群,需要先明确这个社群的定义和定位,NGO、商业机构和社群是有所差异的。最早发起无咖是希望给创业者一个交流的地方,起名为无中生有也是希望这个社群可以让成员获得成长和变化。 具体到无咖,我认为创业周末这样的活动要坚持下去。通过这类活动,无咖和国际性的组织合作,接触到全世界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活动组织者,在此过程中与这些人产生认同,特别是对于创业个改变的认同,最终可以建立有效的互动和信赖。有了互动和信赖,可以让更多的人在社群产生思想的交流,改变社群成员的一部分想法、激发他们的创造力。 无咖是很真诚地在做事情的!   M:社群的组织者如何去鼓励更多的人加入? Z:社群是指有共同价值观的人一起在某个固定的空间产生交集,有共同的参与感。 我觉得社群不需要去追求更多的人参与,本质上社群一直都在,只有想了解,可以通过很多方式找到。社群没有很强烈的商业需求。只要人在一起能够沟通就好。对于参与者,社群会产生自然选择,同质的人留下来,不感兴趣的人离开。   M:我们希望通过无所不谈这个活动去寻找创变者,创变者具有怎样的特质? Z:在社会属性分类里,人可以分为两种角色,领导者和跟随者。领导者解决问题,跟随者根据指示去完成任务。每个人都具有这两种属性,在不同的环境某一个属性为主。比如在公司里,核心创始人是领导者,团队其他的成员是跟随者。但具体到某个特定领域,比如设计,那团队里的设计师是领导者,其余成员是跟随者。 创变者一定是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看到问题,创变者会不停的追问为什么,有了结论之后,他会快速执行。执行力是将思考变成改变的最好方式。 每个人都可以是创变者。在这个时代,寻找合作人是一件很方便的事情,有很多的方式可以联系到对方。真正局限个体的是思维能力和认知能力,就像你参加很多社群活动,一定会带给你自己变化和进步,但这个变化不是马上呈现效果的,而是在之后的时间里、在遇到某些事情的时候体现出来。   ——— 一起重新发现宁波 ———— 我们希望立足宁波,去发现不同的人,聆听他们在宁波的故事; 我们希望走进宁波,去分享这些故事,成为宁波更好的一部分。 无所不谈,每期一位嘉宾,带你了解这座城市。